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留住支教的老师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留住支教的老师
村子里除了新鲜的空气和秀丽的风光外真的没什么可以让人太过留恋的地方,即使这里是生你养你的地方,城里的孩子根本体会不到,因为这里太穷了。

  努力的学习吧,村长说我是块学习的料,只有考上大学,走出村子才能有好日子过,我能考得上么?以后真的会有好日子么?到底什么才是好日子?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在城里多多的挣钱,再回到乡下喝泉水吃纯天然的食品呼吸新鲜的空气才是真正的好日子。

  今天学校来了一个十九岁的实习老师,是省城派来支教的,姓李叫李彦彬,教数学的,在理化方面对于我们这样的村子来说也算是很有造诣的高材生了。

  而我妈妈的厨艺在我们这算是相当有名的了,谁家来个亲戚都找妈妈帮忙去炒几个菜,收个小红包就当贴补家用了。

  村长怕李老师吃不惯我们食堂的东西,就让李老师经常来我家吃饭,我们一家和他相处的也不错。

  记得第一次见李老师的时候,真的是非常羡慕人家,身上的衣服都是正品的耐克阿迪,穿的都是科比的球鞋,他说科比是他的偶像。做人也不吝啬,每次来我家都会买点东西,我也沾了不少的光。

  近水楼台先得月,有老师经常在身边教导,本来成绩就不错的我更是突飞猛进,在班级里近乎无敌的存在。

  当时我觉得他是为了感谢妈妈每天给他换着样的做好吃的,李老师只要去镇上就会给妈妈带些小礼物,告诉妈妈城里人都是怎么打扮自己的,慢慢的我发现天生丽质的妈妈也真的开始打扮自己了。这么多年了,我才发现妈妈真的是个很漂亮的女人。

  那天放学之后,回到家的时候爸爸还没回来,而李老师正在家里看电视,一进屋就闻到一种难闻的怪味。

  「儿子回来啦,妈做饭。」

  「怎么才做饭啊,妈,屋子里什么味啊。」

  「啊,刚才猪跑进来了。」

  「谁不说呢,刚才猪跑进来一阵乱拱啊。」李老师的脸上露出一种莫名其妙的笑容。

  这个时候我只觉得妈妈的脸上红扑扑的,吃过晚饭,李老师呆了一会就准备回宿舍,就在他出门的一刹那,我无意中发现他好像摸了妈妈屁股一下,那个时候我就是傻,心里的疑问转瞬即逝,妈妈和李老师怎么可能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我妈都45岁了,虽然一个农村女人结婚早,可是生我的时候都快30岁了,而李老师还不到20呢,是妈妈的晚辈,个子还没我妈高,也许是因为屋子小的原因无意中碰到了妈妈的屁股吧,一定是我想多了。

  那时我一个农村孩子根本不知道还有什么恋母恋熟一说,二十岁甚至是十几岁的小男人会疯狂的迷恋四五十岁的老女人在我心里一定是不可能的。

  不过说真的,妈妈最近这段日子确实心情挺不错的,家里的伙食水平也彻底上来了,炖鸡啊,红烧肉啊,排骨什么的,几乎每天都能吃到一样可口的肉菜,我也知道这是沾了李老师的光。

  「玉珍在家么?」

  「哎呀,是村长啊,快进来,别在那杵着,小豪快给马爷爷沏点茶水。」「不用了,刚在家喝过。」

  「啥事儿呀马叔儿,还劳烦您老人家亲自跑一趟。」「给你再拿点钱,都是村里出的,多买点好吃的,不许抠抠搜搜的。我听咱村儿的学生说,人家李老师虽然年轻,可是教学水平可比其他的老师高多了,不愧是省城来的啊。」

  「马爷爷,李老师的教学确实和别的老师不一样,不像有的老师那么死板,我们也都愿意听他的课。」

  「我就说是吧,玉珍呐,你不懂啊,为啥咱这么落后?没有知识不行啊,俺在电视上看到南方不少的村子都是叫什么机械化种田,养猪的养牛的都上百头啊。

  还有的村子镇子都搞什么旅游,都没出村就把钱挣了,人家都富了,你再看咱,都怪我这个村长,啥也不是呀,哎……」

  「马叔,您别这么说,这些年谁家有个大事小情的不都得您老啊。」「俺老了,以后村子能不能富起来,就看这帮娃了。马叔的意思是,要是马老师能多留些日子,这帮娃就有希望了,能多出几个大学生,咱村就有希望喽。」看着马爷爷离开时那苍老的身影,我暗暗的发誓,一定要好好学习,考上大学,用知识帮村里致富,人穷志短这是真的。

  第二天妈妈拿着马爷爷给的钱到村子里的林家肉铺割了几斤猪肉炖上了,让我用家里唯一的座机给李老师打了一个电话,也就半个多钟头,李老师就拎着几样水果进来了。

  「李老师你咋又买东西了,这是啥水果呀。」

  「婶子,这是我在镇子上买的榴莲,这是台湾青芒,这个是西瓜。」「去你的,西瓜婶子还能不认识,咯咯。」

  「婶子,我帮你洗菜,小豪先学习,有什么不会的再问老师。」「嗯。」

  不一会的功夫,父亲也回来了。

  「叔回来了。」

  「啊,李老师也在啊,我说玉珍你咋这么不懂事,让人李老师帮你干活?」「没事的叔,我也不算是外人了。」

  「老头子,今天活咋样?」

  「没啥活,要不能回来这么早么。」

  「早点回来也行,赶紧吃饭吧。」

  父亲在镇子上打零工,已经50多岁了,也挺不容易的,姐姐已经嫁到邻村了,就剩我这个还在上学的儿子还让人操心,如果不是为了给我攒钱上大学,也不至于这个年纪还在外面拼搏。

  「叔,整一口。」

  「哎。」

  「叔你慢点喝,整一小口就行。」

  「现在老了,要是二十年前,就这小烧,叔是一口一杯呀。」「这酒真比城里卖的那些个高档酒精强的太多了。」「那是啊,老张家的小烧可是纯粮食酒,都多少年了。」吃过晚饭,李老师给我讲解了几道难题,父亲躺在炕上睡觉,我在看着喜欢的综艺节目。

  「李老师走啊,再坐会吧,」

  「不了叔,我得回宿舍了,您好好休息。」

  「老婆子送送李老师,水果给李老师装点,带着手电,外面黑。」「行,你就别操心了。」

  大概半个多小时吧,妈妈回来了,嘴里还哼着小曲。

  「咋这么半天才回来啊。」

  「啊,和李老师聊了一会,把村长的意思和他说了,他答应会尽量延迟支教的日子,在咱这多呆些天。」

  「哎呀,那可太好了。」

  又是风和日丽的一天,晚自习前本打算问问李老师几道数学题,也好在同学面前显摆一下,可李老师并没在办公室,教我们语文的刘老师说他刚刚走。

  又熬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放学了,虽然我也挺爱学习的,可还是盼望着铃响的那一刻。

  「妈,我回来了,今天做啥好吃的了。」

  刚进屋就听到了妈妈的笑声,看到我回来后紧张的向下拽了拽衣服。

  「儿子回来了,马上就开饭,妈妈做了你爱吃的炖鸡。」「我爸呢。」

  「你爸打电话说晚上不回来了,这两天镇子上活挺多的。」「赶紧吃饭吧,我都饿坏了。」

  我光我狼吞虎咽的吃着妈妈炖的小笨鸡,今天李老师吃的也比平时多。

  「你们俩慢点吃,我又不和你们抢。」

  「婶子炖的鸡真香啊,就像……」

  「咳咳……」

  「我真得多吃点,都说吃炖鸡喝鸡汤最补身体了。」「啊……」

  李老师今天怎么了,说话的样子怎么看起来那么邪恶呢。

  「婶子我吃饱了,我先回去了。」

  「这就走啊,要不今天晚上别回去了,你和小豪睡一屋,晚上也帮他多补补功课。」

  「这……方便么。」

  「有啥不方便的,就当保护我们娘俩了。」

  「那好吧。」

  也许是学习累的吧,这一觉睡的可真香,醒来的时候太阳就照在我脸上。

  「李老师,几点了,李老师,李老师……」

  身边没人,被窝也是凉的,李老师去哪了?穿上裤子,来到妈妈那屋,她还躺在炕上熟睡。

  「妈,都几点了,你咋还没起床呢,李老师呢。」「都这么晚了啊,哎呀睡过头了,李老师不是在你那屋呢么,我咋知道他去哪了,可能是看你睡的香怕打扰你,一个人去学校了吧。」到了周末,我决定去山里采点蘑菇,自己家吃也行,拿镇子上去卖也能赚点儿,父母一直都反对我上山,怕有危险,可我还是一步一步的向大山的方向走去。

  刚躺过一条小溪,想穿过树林的时候,忽然听到那边有奇怪的声音,这种地方应该不会有人吧,好奇心驱使我偷偷走了过去,这一眼可把我彻底的惊呆了,什么?这到底怎么回事?只见树林里面一个身材高大的女人正扶着大树撅着大屁股晃动着自己又白又肥的肉体,而她的上身赤裸着,下面穿着我从没见过的长筒黑色的袜子和高跟鞋,哎呀哎呀的叫唤着,身后的一个个子不高的男人趴在女人的身上,一边摸着女人的大乳房,一边向女人的逼里使劲的捅。这张脸很熟悉,是李老师,就在这个女人回头撅着小嘴向男人索吻时,我彻底的惊呆了,他身下的这个女人竟然是我的妈妈曹玉珍。

  「啊呀,我的小婶子,太他妈爽了,跟你做爱实在太爽了,好几天没操你了,可憋坏我了。」

  「啊……婶子也是,好人,我的好彬彬,使劲干婶子。」「婶子的屁股好肥奶子好大,真想一直摸你一直干你。你说你这么大年纪了,还生了两个孩子,逼怎么还这么紧,真好。」

  「摸吧,婶子这一身肥肉都是你的,使劲干婶子,哎呀……哎呀……」「婶子我忍不住了,我要射了。」

  「哎呀……哎呀……婶子又来了,哎呀……想射就射吧。」我像个傻子一样看着不伦恋的两个人,射精之后他们紧紧地搂在一起,一边亲吻,李老师一边抚摸着妈妈刚被他内射的地方,两根舌头不停的在对方的嘴巴里搅动,吸允着对方的口水,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妈妈的裸体。

  我的妈妈背着爸爸出轨了,出轨的对象竟然是我的老师,这怎么可能,不应该啊,他们的年纪差那麽多,李老师一直是我的偶像,他这么优秀的人怎么会和妈妈这样的村妇做这种事。我忽然想到了那次无意中看到李老师摸妈妈的屁股,这根本不是偶然,那个时候他们就已经搞在一起了。

  我到底该怎么办?我想出去制止他们,狠狠的打李老师一顿,可如果我真的撞破他们,妈妈以后会怎么面对我,会不会做什么傻事,看妈妈的样子根本不是被迫的,她在享受,这个时候我真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不知道该做什么。

  「舒服不我的好婶子。」

  「嗯……好舒服。」

  「婶子我爱你,让我亲亲你的大奶子。」

  「婶子也是,婶子和你叔过了二十多年也没有和你在一起一分钟幸福。」说着妈妈捧起自己的一颗大乳房,把乳头主动送到李老师的嘴边。

  「是么,我叔真的不经常操你么?」

  「哎,别提你叔了,一年弄一两回就不错了,我刚有感觉他就射了,你都不知道那种感觉啊,就像蚂蚁在里面爬似的,一宿都睡不好,要不是你,婶子都快忘了那事是什么感觉了。」

  「我亲爱的婶子,这么大的奶子,这么肥的逼放在家里不用真是太可惜了,我要是有婶子这么好的老婆得天天操,操的你舒舒服服的。」「要说婶子年轻的时候,不是和你吹牛,真的是村子里的一枝花,十里八乡也是数得上的,现在可不行了,老了也胖了。」「我的好婶子,你不老也不胖,那叫丰满,就喜欢你这肉乎乎的样子,又肥又浪。」

  「我才不浪呢,这些年我也没让别的男人碰过。」「我又没说你骚浪,我是说你海浪,以摸就出水,操起来里面哗哗的。」

  「别摸了,婶子想尿尿。」

  「别起来了,我抱着你尿。」

  「这是干啥呀。」

  李老师抱着妈妈,就像大人给小孩把尿一样,只见妈妈的逼里冲出一根白色的水注。

  「小彬,把纸给婶子拿出来。」

  「用什么纸啊,我来……」

  他在干什么?没想到李老师竟然趴在妈妈的胯下,伸出舌头舔妈妈刚刚尿过尿的逼。

  「啊呀……别舔了,那块脏啊。」

  「不脏,我喜欢舔婶子的逼,舔你肉呼呼的老逼。」「啊……哎呀……」

  李老师一边舔,一边轻咬,一边用手指往里面捅。

  「哎呀……太舒服了,哎呀……我受不了啊。」「好骚啊,熟妇的逼就是骚,又肥又骚。」

  「哎呀妈呀……哎呀……」

  妈妈的身体开始不停的颤抖,两腿紧紧地夹住李老师的脑袋。

  「婶子高潮了?」

  「啊呀……烦人,你咋不嫌弃婶子呢。」

  「你也不嫌我啊,在你家住的那晚,你怕叫出来让小豪听着,不也顺手把我的内裤塞自己嘴里了么,呵呵。」两个人又是一阵舌吻,不知道怎么回事,妈妈竟然哭了。

  「呜呜呜……」

  「婶子咋哭了?」

  「你干啥对婶子这么好啊,你为啥来我们村子支教啊,为啥来我家吃饭啊,你烦人呐。」妈妈不住的捶打着李老师的胸膛。

  「婶子到底咋了?」

  「婶子也不知道咋了,就是……我难受啊。」

  「就是什么,哪难受啊,快急死我了。」

  「婶子知道,你再有几个月就回城里了,这几个月婶子天天给你做好吃的,天天让你干,等你回城里就忘了我这个农村的老女人吧,呜呜呜……」「哎呀……婶子,别哭了,我早想对你说了,我回城里之前,你和叔离婚吧,我带你走,等过年的时候我娶你,等那个时候我就名正言顺的操你,和你睡觉,让你给我生孩子。」

  「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了,我可不是一时冲动的人。」

  「哎,婶子比你大二十五岁呢,我们之间根本就不可能的,有你这句话婶子就知足了。这都多少年了,我和你叔确实没啥感情,有的就是亲情吧,记得我刚生小豪他姐的时候,他们家一看是个女娃,这脸拉的,公婆看不上我就算了,你叔对我也不好,生小豪之前这几年就更不好过了,喝多了就打我,说我是不会下蛋的鸡,生了小豪之后的日子才算好过点了。」「我可怜的婶子。」

  「老天算待我不薄了,这么大岁数了还能遇到你,婶子知足了。回城好好工作,找个好女孩结婚生孩子,婶子祝福你。」

  「婶子,你别说了,我就问你一句,你到底想不想和我永远在一起。」「傻孩子,婶子能不想么,婶子要是年轻二十岁,马上就嫁给你,天天让你摸让你干,给你生孩子,可是婶子已经45岁了,况且还有……」「你还是有点惦记小豪吧。」

  「嗯,那是我亲儿子,我就希望儿子能考上大学,去省城,离开这个穷地方。」「婶子,要是小豪能考上大学,毕业后他如果喜欢教书,我能有办法让他留在我们学校做老师,要是不喜欢,就让我老舅给他在机关找个公务员的工作都没问题。」

  「你说啥?我儿子能吃皇粮?」

  「我说的可都是真的,你难道真想把自己的下半辈子搭在这个破山沟里?」「别说了,婶子不知道该咋办了。」

  「我来告诉婶子该咋办。」

  李老师劈开妈妈的大腿,使劲顶了进去。

  「哎呀……轻点。」

  「婶子你到底跟不跟我走,不跟我走就操死你。」「哎呀……你干啥呀,啊……」

  「我让你这个老熟妇跟我走,做我老婆,天天让我操,给我生孩子。」「啊呀……婶儿跟你走,当你老婆,给你生孩子还不行么,哎呀……哎呀……」

  「你是不是骗我。」

  「哎呀……哎呀……婶子不骗你,婶子离不开你啊,哎呀……」本来以为妈妈只因为家庭不幸福才跟李彦彬搞在一起,等他会城里就算断了,为了这个家我也就当什么都没看见,可是他说要把妈妈带回城里做他老婆。我压抑的情绪再也控制不住了,抄起身边的一根木棍就冲了出去。

  「李彦彬,我操你妈,你这个人面兽心的王八蛋,我和你拼了。」一棍子打在他身上,李老师拿起一件衣服就跑了,我刚要追他,却被妈妈抱住了双腿。

  「儿子别打了,都是妈妈的错啊,要怪就怪我吧。」看到李老师渐渐的远去,我呆呆的坐在了草地上,脑子里一片空白,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甚至不知道妈妈是什么时候回家的。一路上我想了很多,家丑不可外扬,尤其不能让爸爸知道。

  回到家以后,看到哭泣的妈妈,又来了一股邪火,想起了李老师,还要找他拼命,妈妈噗通一声跪在了我面前。

  「儿子呀,都是妈妈的错,你别做傻事啊,要不你打我吧。」「哼,你这个贱货,根本不配让我打。」

  听到我这么说,妈妈哭的更伤心了,一下坐在了炕上。没想到就因为我这一句话,妈妈真的和李老师去了省城,如果我当时好好的劝劝妈妈,她也许不会走出这一步的。

  晚上我们一家三口吃晚饭的时候,妈妈始终低着头不敢看我。第二天上学的时候,李老师没来上课,只留了一张便条,说家中有急事,可谁也不知道他究竟去了哪里。

  每天都浑浑噩噩的,也不知道过了几天,我在书桌上发现了妈妈写给我的一封信,妈妈说她对不起这个家,对不起我,让我看到她那个样子,不知道在今后的生活中该如何面对我,她求我能帮她保守这个秘密,留给她一点点作为人妻人母的尊严。

........